滚石资讯财经信息公布网站     www.gszxbb.com

【要闻】特朗普再与心腹幕僚反目成仇,美国金融市场又遭巨震

 二维码 36

美国2月ADP就业数据将于周三(3月7日)出炉,并为周五(3月9日)的官方非农就业数据打前站,而业内分析人士也普遍认为,如果就业表现一如预期向好,那么美联储此后会在新主席鲍威尔上任后的首次会议上释出更多的鹰派措辞,这在中长期将推动美元持续反弹。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大家对非农数据,尤其是薪资加速增长推升通胀带动美联储加息的前景预期乐观之际,美国政坛却又再掀巨波,重新提醒了大家什么才是过去一年来在美联储加息周期中带动美元指数不涨反跌的元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意孤行坚持要把“贸易战争”进行到底,并且此举还导致了他本人进一步陷入“众叛亲离”境地的状况下,熟悉的“股汇双杀”格局便再度在华尔街上演。


特朗普“亲密战友”拂袖而去,与“高盛系”翻脸或后果严重


美元指数在北京时间周三开盘后延续隔夜跌势进一步下挫,跌至89.50下方,创下近两周新低。此前,美指在90关口徘徊不前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向下突破,原因便是美国本国的负面政治局势消息,在影响力上盖过了美联储的加息预期。过去一周一来,总统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四面出击惹怒了全球社会,美国国内有识之士也群起而攻之,几乎让他成了“孤家寡人”,而眼下,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的愤然辞职,则使得局面更加不可收拾。

 (美元指数最近三个月来日线K线图)

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二稍早些时候,坊间就开始流传科恩可能辞职离开特朗普行政团队的消息,这一传闻最终得到了科恩本人的证实。他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二傍晚时分华尔街金融市场收盘之后公开宣读了辞呈,退出了特朗普的幕僚圈子。

尽管科恩在讲话中依旧用了大量的篇幅对特朗普经济团队过去一年的各种“成就”,尤其是税改这一“伟大成果”表示赞许,而特朗普此后在回应讲话中也表示,科恩“充满天赋”,并对美国经济做出了“卓著贡献”。但明眼人却都能看出,他们之间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事实上的关系却早已是撕破脸皮、恩义无存。

在科恩辞职的消息一经正式后,美元指数进一步承压,与此同时,美股三大指数股指期货也在盘后大幅跳跌,以当前的跌幅计算,道指在此后周三开盘之际,可能再度跳跌低开逾400点。这是因为,表面上来看,是特朗普与科恩之间的主仆关系因为各种无法调和的矛盾最终走向决裂,但是深层来看,则是特朗普与在华尔街翻云覆雨的“高盛系”财团之间的矛盾趋于白热化,令投资者再度成为了惊弓之鸟。

早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与华尔街金融巨头之间存在的矛盾就一度让投资者感到恐慌不已。但在当选之后,特朗普却成功争取到了华尔街的支持,尤其,高盛的前高管努钦和科恩都在特朗普内阁谋到了财长话首席经济顾问的要职,这让市场由恐慌转向狂欢。但此前被掩盖起来的矛盾,终究还是要爆发。在科恩去职之后,大家也进而对财长努钦的未来命运感到忧心忡忡。

贸易战争恐没有赢家,但特朗普却不愿就此收手


就在科恩辞职的几乎同时,高盛就发布了官方文告,猛烈抨击了特朗普上周在各方都没有预期的状况下猝然开征金属材料特别关税打响贸易战第一枪的做法,称此举可能招致贸易伙伴的猛烈报复,结果便是“损人不利己”。

而导致科恩最终决定离开特朗普团队的关键推手也便是特朗普所极力推动的贸易战行动。事实上,在上周特朗普决定对进口美国的钢铁和铝材开征特别关税之时,一同在场的科恩就已经表述了反对意见。内情人士甚至爆料称,特朗普和科恩曾经就此事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特朗普取消了一场原计划与科恩共同接见金属材料消费企业代表的活动。

而逼迫科恩辞职的“挥泪斩马谡”之举,也从侧面上凸显了特朗普要把贸易战进行到底的决心。虽然,本周一,特朗普确实一度在贸易话题上软化立场,称如果北美自贸协定能够得到重新修订,那么就可以考虑取消针对进口金属材料的特别关税。但是,他同时却又考虑把贸易战争之手伸向更多的领域,这不免让投资者产生了“再也吓不起”的感受。

此前,IMF和WTO在前瞻2018年的全球经济前景时,已经不约而同地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带来的风险给出了警告,而特朗普本人却用实际行动来坐实了这一警告。上周一来,经济专家都一再规劝特朗普收回成命,避免造成损人害己的结果,但特朗普却不以为然。他甚至在周二的讲话中公开扬言:贸易战即使让美国“自损八百”也无所谓,只要能后起到“杀敌一千”的效果,那么美国仍然会是笑到最后的赢家!

或许,特朗普本人还对这一逻辑感到沾沾自喜,并且贸易战行动此后势必从金属材料市场扩展到其他领域,并在主要贸易伙伴采取反制行动后走向进一步升级,但是在经济界专家和投资人士眼中,不断升级的全球贸易账前景却是一幅噩梦般的图景,可能会令近年来刚刚有所起色的全球经济复苏格局再遭重创。根据经典经济理论,贸易成本的上升会反作用于本土市场,导致消费需求和生产规模的萎缩,最终令经济产值不可避免的出现下滑。与此同时,额外征收的关税提升了商品成本,侵蚀了购买力。两者结合便会导致高物价、高失业和低增长并存的“滞胀”格局,而这实乃经济上的“不治之症”。

于是,全球市场避险情绪再度升温,亚洲股市全线低开,而避险资产如黄金和日元则在周三亚洲时段继续保持坚挺。来自贸易领域的巨大风险令外贸大国日本首当其冲,即使日本央行新领导层官员此前讲话言论继续放“鸽”支持宽松货币政策以打压日元汇率,也难敌避险情绪所带来的买需,于是,日元汇价再度逼近前期的一年多高位。与此同时,在贸易恐慌阴云不散的状况下,现货黄金价格也一度在地触及1340美元。

 (现货黄金最近两日分时走势图,科恩辞职消息传出后出现跳涨)

 (美元兑日元最近两日分时走势图,科恩辞职消息传出后出现跳水)

而究竟特朗普会不会在此后回心转意,还是一意孤行捅下更大的篓子,基于他上任一年多来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表现,只能说一切暂无定论,事实上,在经过了一年多的磨砺后,投资者也早已经学会了怎样去拥抱这样的不确定性。在关注非农数据和美联储讲话之前,大家更需要用另一只眼睛去盯紧特朗普的推特账号……

因不满特朗普关税决定辞职


科恩做了最后的努力,希望说服特朗普放弃关税决定。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科恩本计划本周邀请来自依赖钢铁进口的美国公司与特朗普会面,向特朗普表明征税关税所丧失的工作岗位比拯救的多,且伤害美国经济。

但特朗普周二(3月6日)重申了他将继续执行关税的决心,无视来自欧盟的报复威胁。

特朗普周二在白宫会见瑞典首相洛夫文(Stefan Lofven)时表示,“当我们落后于每一个国家时,贸易战并没有那么糟糕。贸易战伤害的是他们,不是我们。”

在事先准备的讲稿中,Cohn表示,“能为我的国家服务、推动促增长的经济政策来为美国人民谋福利是一种荣耀,尤其是在历史性的税改通过上。我很感激特朗普总统给我这个机会,我祝愿他和执政团队在未来获得巨大成功。”

美国当地时间3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计划对钢材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让市场紧张不安。作为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负责人的科恩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愤怒。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科恩和向特朗普建议征税的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特朗普宣布这一决定前私下争执了数小时。

3月6日,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的会议上要求科恩配合关税问题,并直接问科恩他是否支持自己继续执行关税的决定。

据知情人士透露,科恩没有给出回答。数小时后,白宫宣布科恩辞职。

特朗普的征税决定似乎是科恩的引爆点。现年57岁的民主党人科恩曾明确表示,他提倡有利于商业的经济原则。

就在科恩宣布辞职前不久,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他的高级顾问离开,接替任何一个都不难。

“我会接受白宫的任何工作,我有与这个职位有关的10名顶尖人物作为选择。每个人都想来这里。他们爱这个白宫,因为我们的活力是以前少有的。”

科恩的离职或引金融市场发进一步动荡


消息公布后,美股ETF盘后普遍下跌,标普ETF盘后下跌1%。美元对日元跳水0.4%,黄金大涨1%。美债收益率下跌。

在一个缺乏预见性的美国政府中,投资者将科恩视作一个稳扎稳打的人。科恩的离职也让特朗普的经济日程表充满不确定性。如今科恩和班农都已离开白宫,美国的经济政策将更多地由财政部长努钦和商务部长罗斯引领。

特朗普也表达了对科恩的感激。特朗普在自己的声明中表示,“科恩过去是我的首席经济顾问,在推动我们的议程、完成历史上税改、促进美国经济再度增长上做了完美的工作。他是一个罕见的人才,我感谢他为美国人民的尽心服务。”

去年8月就传言科恩将离职


早在2017年8月,科恩就处于离开白宫的边缘。当时,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极右翼组织举行白人至上主义者集会,引发与反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导致1人死亡、30多人受伤。特朗普事后表示,暴力冲突的双方都有很好的人,这招致广泛的谴责,包括身为犹太人的科恩。

科恩当时表示:“我认为,美国政府在谴责这些团体方面必须始终如一、毫不含糊,并尽最大可能弥补我们社会存在的严重分歧。”

当时,科恩表示不愿离开他的岗位,因为他认为有责任代表美国人民履行他对工作的承诺。他后来表示,他决定留下来,部分原因在于希望帮助通过税改法案。“我们对美国经济和美国公民的影响,以及改变美国未来前景的程度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绝不会错过。”

科恩的传奇经历


科恩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Cleveland)郊区。祖父是波兰移民,在13岁时揣着8美元就去了美国。他的父亲是一个电工,后来成为房地产开发商。科恩毕业后,在家乡的美国钢铁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找了一份销售窗框和家庭铝制品的工作。有一天,科恩在去度假时与一名交易商一起搭车去机场,那个人说他需要一个人帮他交易期权,科恩说服他给了他一个面试机会。

科恩2009年在美利坚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谈起那段往事时说,“刚毕业那会儿,我没有工作,没有实习机会,没有前途,我也没有发愁。要说我有什么,我有热情,对金融市场的热情。”

1983年,科恩成为一名独立的白银交易员,7年后跳槽到高盛集团大宗商品J. Aron部门。不久,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接管了这个部门。2006年,时任高盛CEO保尔森(Hank Paulson)成为美国财政部长,贝兰克梵接任CEO,选择科恩作自己的副手。

在高盛的那些年,科恩无论在公司内部还是公司外部都被认为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

科恩和身为高盛全球董事长兼CEO的贝兰克梵有很多相似之处:野心勃勃、偏爱风险。科恩在毕业典礼的演讲中表示,“如果有一件事情让你脱颖而出,那就是冒险。我的职业生涯中所做的一切,就是冒险。”

科恩的雄心勃勃帮助高盛跻身华尔街最赚钱的投行前列。2007年,当华尔街被危机之火烧得尸横遍野之时,高盛成功穿越了火场。因他在2007年的英明决定,他获得6750万美元的丰厚回报,这在华尔街历史上非常罕见。次年,美国经济几近崩溃,美国国会将部分原因归咎于高盛。

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猛烈抨击高盛,在赢得选举后却依赖曾在高盛任职的高层管理人员。在特朗普政府过渡期,科恩走访了特朗普大厦,并涉足一些人所说的特朗普私人投资银行家的角色。他帮助审查潜在的金融监管人员,包括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詹卡洛(Christopher Giancarlo)及美联储副主席夸尔斯(Randal Quarles)。


文章分类: 市场统计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